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新闻

惟觉长老开示:佛学与医学

时间:2019-11-15 09:15:34 | 编辑:

佛法与医道皆出自于慈悲

首先,简单介绍佛法和医道。无论是护士、医师、教授,共同参与医 护工作,是一种大慈悲心的表现。只要有人生病,就去医治、去爱护 、救护,这是慈悲心。不但对人类如此,对动物、乃至对树木的病虫 害都是一样,都要想办法医治。因此,站在这个立场来看,医道与佛 法的精神非常相吻合,都是发自一种慈悲心。

\

佛法慈心广大,医生也是慈心广大,没有种族也没有国家的限制。医 生不管到什么地方都受大众欢迎,就是在战争中,敌人对医生也很优 待。因为医生是基于慈悲心来救护病患,所以受社会大众的尊敬。同 样的,佛法也一样受社会大众的尊敬,因为佛法是平等、是慈悲的, 不限于种族和国别。不过佛法的慈悲更广大,不但医众生身心的病, 对植物同样要爱护。所以,从医生为人医病的行为和慈悲心来看,医 道与佛法完全是相同的。

在佛法当中有菩萨道,修菩萨道要向五明处学。所谓「五明」:第一 是内明。内,就是要明心见性、见性成佛。众生有无明、烦恼,这就 是病,障蔽我们无法自见本具的佛性。所以,要知道自己的病,才好 医治这个病。人的病很多,地水火风四大不调,就有种种的病,所以 要先调身,身体调好了再调心,然后再安禅静虑,这是属于内明。心 中明明白白,做什么事都不含糊,动中不含糊,静中也不含糊,都能 清楚明白,明辨是非、善恶、正邪,明白自己的本分,乃至于明心见 性,处处都能作主。然后要把这个知识和方法传授给大众,使每一个 人都能达到这个境界,这就是「内明」。

第二是外明,外明包含「声明」,就是要懂得语言;其次要懂得科学 ,称为「工巧明」;再其次还要懂得逻辑学,这是「因明」,然后要 懂得医学,称为「医方明」,合起来就是五明。由此可知,佛法当中 也有医学,在佛典当中,也有治身病和心病的记载。

\

修学菩萨行,既要自利又要利他,利他就要有方便,医学也是一种度 众生的方便。我们能够把众生生理上的病治好,爱护他、关照他,无 形中就与他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再进一步,用佛法来医治他心理上的 病。因此,医学和佛法实在有很密切的关系!无论佛法或医道,在精 神上都是慈悲、平等的。治病的方法

其次,在医疗方面:药物、物理、饮食治疗,这些都属于生理上的。 人的身体是由地水火风四大所组合,四大不调,身体就会有病,这是 生理上的病,有了病就要去医治;要医治就要去追求病源,是从什么 地方产生的?知道病源,然后对症下药,病很快就能痊愈。现代医学 发达,根据医学上的分析研究,有的是细胞发生问题,有一些是基因 出了问题,这些都会产生生理上的病症。

从佛法的角度来看,细胞、基因为什么会产生病变呢?除了目前见得 到的因和缘以外,另外还要思考到过去和心理。从佛法的角度来看, 人之所以会生病,是因为有这个身体的缘故,如果没有身体,自然就 不会有病。要治好这个病,就要仔细地分析、思惟我们的身体,分析 到最后,了解这个身体原来是空性,身体既然是空性,病自然也是空 性。体悟到这一点,病自然就会好,实实在在是如此的。所以,以佛 法治病的方法是最根本的,除了用药物、食物的治疗以外,在道理上 ,我们也要知道:身体是地水火风四大假合,既然是假合,就没有一 个所谓「身体」的自相存在,所以是空相,既然身体是空相,那么病 也就无由而生了。佛法用这种思惟、分析的方法来破除众生对身体的 执着,对身体的执着破除了,就证到我空,就能治凡夫的病。

其实,证我空还不是最究竟的,因为还有法执存在,法执仍然是病, 是更细微的病,因此佛陀进一步再讲要破法执,破了法执就证到法空 。证法空而执着这个空,又是一种病,所以连空也不能执着,就是虚 空粉碎,什么都不执着,就能得大解脱。所以真正不害病的人只有佛 ,为什么?因为佛已经证到我空、法空,空也不执着,称为空空,最 后一法不立,契入究竟的空性,身体也是空性,病也是空性,所以说 佛是不害病的人。

疾病的因 我们现在虽没证到空性,最低限度要了解这个病源。病的来源有很多 ,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在我们目前的生活环境当中,几乎到处都有 毒,譬如我们天天都接触空气,可是空气被污染,吸多了就会中毒、 生病。食物里面也有毒,蔬菜里面有残毒,动物的体内有毒素,水质 被污染,罐头里添加防腐剂,通通有毒。现代的社会,几乎家家户户 都有冷气,把窗户关起来,冷气开多了也会生病;如果把窗户打开, 又有噪音、空气污染,还是中毒。现在有很多女性喜欢到美容院去洗 头发、烫头发、染色,这些也是有毒。

此外,我们眼睛看多了,眼睛会疲倦,为什么会疲倦呢?眼睛接受太 多刺激,慢慢就会中毒,所以会产生疲劳。耳根也是一样,声音听得 太多,耳根会中毒;鼻子喜欢闻香的东西,香里面也有毒;吃太多酸 甜苦辣种种味道,是舌根在中毒;身体贪着食衣住行,处处贪着最好 、最舒适的,这样身根也会中毒。除物质外,我们的思想观念也在中 毒,由于思想观念的错误,也会引起我们身体上的一种反应,也会中 毒。如此看来,我们始终是处在有毒的环境。要想治好这些病,用医 学的方法就是一物克一物,也就是一般所说的:以毒攻毒。可是这还 是有问题,因为你把病医好了之后,另外一个毒素又会在我们身体产 生作用,始终离不开这一些毒。若是用佛法的医疗就更彻底了,佛法 是如何医治的呢?第一、不要去有毒的环境,第二、要把身心的毒素 解掉,其实这是很合乎医学的。

医病必须要知道病源,身体为什么会有病?身上有病,不能头痛医头 ,脚痛医脚,这种人称为蒙古大夫。必须要知道这个病的来源究竟是 什么?等于下象棋一样,有智慧的人可以看到二步、三步、四步;乃 至于智慧达到最高点就可以看到全部。大众研究医学,相信都了解这 个道理。先要问问:你这个病从什么地方来?或听,或看,或切脉, 看看这个病情,看看它是怎么产生出来的?什么因?什么缘?什么元 素和什么元素会产生什么作用,是相反的、或综合的。知道了以后对 症下药,很快就药到病除。这是用医学的方法来研究、分析。然而, 这样研究、分析,终究还是属于物质的;同时,再怎么分析、研究, 仍然是属于现在的,不可能追溯到前生去分析、去研究。

若是站在佛法的角度观察我们的病因,就不只是如此了。除了现在的 生理、心理以外,还有业报。所谓「业」,就是因缘果报,人人都有 过去、现在、未来三世因果。例如:有很多病,从医学上看,是属于 相同的病症,照理说,同样的病,可以用同样的药治好,但事实上并 非如此。同样的病用相同的药,不一定治得好,在甲治得好,在乙可 能就治不好;同样的病去开刀,甲可以好,乙开了刀,可能反而溃烂 ,甚至流血不止;或者是一点小病,马上就会扩展到全身,甚至于连 命都难保。这是什么道理?就是除了我们生理上及外在环境的感染之 外,还有佛法所说的业报。由于过去造了业,现在业障现前就要受病 苦,即使用药物也不容易治疗,称为业障病。

消业转业的方法 既然病是从身体产生出来,而身体是从业报产生出来,业障现前就要 消业、了业。佛法中,消业的方法很多,诵经、持咒、念佛、打坐都 可以消业;忏悔也可以消业,用惭愧、忏悔的方法,使我们这念心达 到专一的境界,保持平静、安详自在。如此不断地在心上用功、专注 ,就能消除业障。这个时候,你可以吃吃药、找找医生,标本相治, 很快病就好了。甚至于有的病,医生治不好,药物、食物、物理也治 不好,这个时候就需要专门用消业的法门,惭愧、忏悔,只要我们心 念专一,用功得殷切,这个病也会好。

佛经记载,频婆娑罗王的儿子阿阇世王,因为听信提婆达多的唆使, 把他的父亲关在牢里饿死,自己当皇帝,还和释迦牟尼佛唱反调,专 门和僧团作对。结果,业障现前,生了大病、遍体生疮。当时有个神 医叫做耆婆,被称为「医中之王」,等于是中国的扁鹊和华陀一样, 他是宫廷里面的御医,专门帮阿阇世王和皇宫里面的妃子、贵族看病 ,而他本身也是一位虔诚的佛弟子。这一天耆婆就对阿阇世王说:「 大王!我是天下的神医,什么病都治得好,唯独大王您现在身上这个 毒疮,我实在没有办法医治。这毒疮是因为你造了业,杀害父亲,而 且专门跟释迦牟尼佛作对,谤佛、破坏僧团、破坏和合僧,所以现世 受恶报。佛法讲三世因果,现在你已经是恶业现前、恶报现前了,我 这个神医也救不了你。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到释迦牟尼佛面前忏悔 ,如果你忏悔得很专精、很真诚,或许还有救。」听完这一番话,阿 阇世王觉悟了,知道自己的病是业报所生;知道自己这一生所作所为 ,真的是造了很多恶业,于是就到佛陀的处所,跪在释迦牟尼佛座前 至诚惭愧、忏悔、改过。果然,忏悔了以后,阿阇世王的病就好了。

由此可知,只要能够知道惭愧、忏悔,发愿修一切善、断一切恶,心 里不要产生负担、精神不要产生压力,保持身心平静、虔诚,自然而 然这个病慢慢就会转好。假使我们经常注意自己的心念,保持清净、 保持善念、保持正念,很多病就不会产生出来。

就这一点而言,佛法和医学是共通的,因为我们心里有了毛病,马上 就影响生理的健康,心理和生理实在是有很密切的关系。不过佛法更 注重治本,本是什么呢?就是这一念心。

众生因执着相对的世界而有病 凡夫的心都是有执着的,一个是生理上的执着,也就是对身体的执着 ,还有就是对于相的执着。执着这个身体、相貌是美、是丑?看看我 这个身体是高、是矮、是胖、是瘦?尤其是女性的执着更深,早上一 起床,马上用镜子照一照脸、梳一梳头发,这就是执着。为什么说这 些是属于执着?执着就是一个观念、习气,但它并不是绝对的。譬如 ,一般人执着男相和女相,其实男、女相并不是绝对不变的。在古代 讲这个道理大都不能理解,除非他深入了佛法,得到甚深禅定,才可 能了解、契悟。现在就不一定了,由于医学发达,男性可以变女性, 女性也可以变男性,就证明男女之相并不是绝对不变的,这个身体是 个假相,是四大假合、是可以变换的。如果他是真的,就绝对不会改 变,因为它是个假相,所以可以互换、可以变。

身体的假相是怎么来的?执着是什么呢?佛法告诉我们,我们的心一 旦起执着就会产生假相,这个假相的根源就是「我」。人的心里都有 一个「我」相,我的眼睛、鼻子、耳朵、头发、我的衣服、我的名、 利、我的儿女、妻子、财产等等,所有一切都是「我」。因为有了「 我」,所以相对地就有「我所」,以及对于自他的分别。就佛法而言 ,这个「我」称为「我执」,我执就是病的根源。因为有了我执,所 以就执着有一个我的身体存在,乃至执着我的身体生存在这个时间、 空间当中,认为身体、时间、空间,都是实在的。

其实,时间、空间也是假立的,因为它也是相对的。我们凡夫始终是 活在相对的境界当中,怎么说呢?譬如说现在是晚上,人在晚上看不 见,但有很多众生晚上却看得见;人白天看得见,可是有很多众生却 看不见。大家想想,同样一个地方,在这一个世界、这一个空间,究 竟是晚上还是白天呢?科学、哲学,能够答得出来吗?很难。只有佛 法可以答得出来。如果契悟了佛心,达到心境一如,内外无异的境界 ,这个时候,白天、晚上就是同一个境界,这是最高的境界,称为如 来境界,也就是中道实相、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佛的心境。

可是佛的心境是佛自己受用,佛有五种智慧,又称之为「五眼」。所 谓五眼,第一是「肉眼」,就是凡夫的眼睛,佛也可以用凡夫的眼睛 来看我们的社会、看一切事物。第二是「天眼」,天眼是天人所得的 功德,凡是远近、前后、内外、昼夜、上下都没有障碍,都能看得一 清二楚。第三是「慧眼」,就是声闻圣者的智慧,能够洞察一切法的 空相。此外,佛还有「法眼」和「佛眼」,法眼就是菩萨的智慧,能 够照见种种救度众生的法门;而佛眼就是佛的一切种智,对于一切法 的体、相、同、异、因缘果报,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所以,佛是五 眼具足。

《八识规矩颂》讲:「五识同依净色根」,就是说:凡夫众生的眼、 耳、鼻、舌、身五识,都必须要依靠它们各自的净色根,才能攀缘外 境,对外境起种种明了、分别的作用。什么叫做「净色根」?用现代 医学来解释,可能就是中枢神经、脑神经细胞,这些都是属于物质的 境界。而佛超越了这些境界,除了肉眼、天眼、法眼、慧眼,还有佛 眼。想想看,同样是一个身体;同样是这念心的作用,为什么众生与 佛就有这么大的差别?师父在这里说法、诸位听法的这念心,看看你 是住在时间、是住在空间、是住在明、还是住在暗?住就是执着,心 有执着就是凡夫众生,而佛的心已经超越了这些执着。

众生执着有一个我生存在这个时间、空间当中,执着太深就会产生病 态。执着时间为什么会有病态?因为时间是虚妄的,身体也是虚妄的 。譬如说,我们现在是晚上,在美国却是白天,我们始终认为晚上就 是要休息、睡觉,白天精神很好,需要工作,到了晚上,身体马上就 想睡觉,因此就会昏沈。养成这个习惯,假如到了美国就必须经过一 段时间才能调整过来,这就是一种执着。

再者,有的人会认为这一天──从早上到晚上──是很短的;可是有 很多微生虫、小虫子,却觉得这一天很长,牠认为是几个月、几年, 乃至于认为是几十年,都有可能。人认为是一天,小动物牠认为是几 个月、几年,甚至于几十年。人在这一生当中,能够活到一百岁就算 很长寿了,俗语说:「世间难逢百岁人」,可是和天上的人比起来, 却是很短的。譬如离我们这个世界最近的就是四王天,是四大天王所 居住的这层天。佛经里面讲,欲界有六层天,四王天上面是忉利天; 其次是夜摩天、兜率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

这六层天当中,和我们人间最近的是四王天,天寿是五百岁,他们的 一天一夜等于人间五十年。人间过五十年,一般人认为很长,可是在 天上却只过了一天一夜。再往上观察,忉利天的天寿是一千岁,天上 一天一夜是人间一百年。究竟我们现在的时间,是一个钟头、二个钟 头?是一天、还是一个月?端看你站在那一个角度,站在虫子的角度 来看,这一天就是好几十年;站在天人的立场看来,愈往上面天寿愈 高,比较之下,人间的时间就越短暂。所以,我们现在究竟是几十年 、还是一天、或是几个钟头?……如此思惟,就能明了时间实在是很 虚妄的,为什么呢?因为它是相对的,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时间的 长短都不一样。

由此可知,无论是时间、空间,我相、人相,男相、女相都是相对的 ,所谓相对,就是虚妄不定的,不能执着。执着虚妄不定的假相就是 众生的病源。相反地,破执着就能医我们的病,这个心就能得到净化 ;假如我们的心不再对时间和空间起执着,就能够超越时间和空间的 相对性,达到这个境界,病自然而然也就没有了。

今天说病的来源,是因为我们的心对于相对、虚妄的假相起了执着, 一个是执着身体、我相,一个是执着时间、空间。假使我们把这个执 着破掉了,身体契入了空性,当然也就不会有病了。

心中三毒为病源 前面说到:众生的病是从身体而来,而身体是由业报而来。追根究底 ,众生为什么会有病?因为众生心中有种种烦恼和邪见,归纳起来就 是六个根本烦恼──贪、瞋、痴、慢、疑、邪见,再归纳起来,就是 贪、瞋、痴三毒。一般人以为佛教只会说道理,难道贪、瞋、痴真能 使我们的身体生病吗?许多研究证明:心理确确实实会影响、感染身 体。身体与心理本来就是互相关连的,心理如果经常保持愉悦,身体 自然就感觉轻快;心中若是充满烦恼,由烦恼产生出来的毒素,就会 使生理产生改变,如果不懂得用善法来转化烦恼,日积月累,就会产 生病痛。

从佛法的角度来看,要想治身体的病,根本上必须从这念心治起。我 们人──只要是凡夫──心里都有三毒,若能将三毒转除,心就得清 凉;心清凉了,身体自然而然就会减少很多的病苦。

贪毒──贪吃(饥火)、贪色(欲火)第一是贪毒,贪心是从内心的 欲望而来,称为「贪欲」。譬如贪吃,贪吃的心念一起,马上就反应 到身体。例如:肚子饿了,看到一盘点心,想吃可是吃不到,这个时 候眼睛看到食物、鼻子闻到香味,口水马上就流出来。假使不知道当 下克制、返照,这念贪心就会引导我们发动身口,想办法去取得。世 界上有很多地方闹饥荒,饥饿就如同火一样,烧掉心中的道德感与羞 耻感;人没有得吃,肚子里的饥火就烧得很难受,因此就要去偷、去 抢,乃至于绑票、勒索,这些都是由于饥火所导致的后果。还有一种 人,贪欲很强,可是没有福报,当他看到别人拥有财色、名利,忍不 住内心炽盛的贪欲,就会用不正当的手段去取得,甚至绑票、勒索无 所不为,就会带来滔天大祸。

除了饥火之外,男女之欲爱、色爱也是一把火。经典中形容男女之欲 火如同手持火把,逆风而行,就有烧身之患。仔细观察,男性看到女 性,一旦起了爱欲、贪欲,就会反应到身体,生理马上就会起变化, 身体会发烧、发热,心跳会加快。假使不知道反省、不知道克制,这 把欲火就愈来愈盛,欲火太大了,将使自己失去理性与智慧,甚至产 生种种邪淫。佛经里记载,凡夫见到天上的女子,马上欲火焚身,因 为天女太美了,一般凡夫无法克制,没有定力,以致欲火焚身而死亡 。

佛学与医道(下)

惟觉大和尚开示于台中中山医学院

瞋毒

第二是瞋毒。盛怒中的人只要发起脾气,面孔马上一会儿青、一会儿红、一会儿 白,这是因为心理产生瞋毒。瞋心就像一把火,这把火非由智慧心、清净心而来, 是从无明烦恼而来;这个火对身心是有害的毒素,所以真正大发脾气,是会休克 的。其实,只要一发脾气,生理马上就会产生负面反应,这就是病,只是一般人 没有觉察而已。

在清朝,曾经有一位姓陈的老先生,以农为业。他的邻居是地方上有钱有势的王 员外,这位员外养了很多牛、羊,牛羊经常来践踏陈老先生的庄稼,吃他的农作 物。陈老先生为了这事到处去投诉,结果都是徒劳无功,因为王员外有钱有势, 人缘很广,所以无论告到什么地方,官司始终是打输。陈老头因而心生仇恨,产 生了恶毒的心念,发愿将来要变成一条蛇,把王员外全家人通通咬死。由于他经 常这么想,一、二年之后,忽然生病,他知道自己快要死了,于是请了一位木匠 来做棺材,并要求木匠在头上的那一片棺材木板留一个洞。木匠师傅觉得很奇 怪:「我工作了这么久,从来没做过这种棺材,为什么要在头上留个洞?你要告 诉我,我才做;你不告诉我,我绝对不做。」陈老先生便告诉他:「这个王员外 欺人太甚!我这一生拿他没办法,我发誓死了以后一定要报仇、要雪恨!我要变 成一条毒蛇,从棺材洞钻出来,把王员外的家人通通送到西天去。」由于木匠师 傅和王员外有一些关系,所以就把这个消息告诉王员外。王员外知道了之后,非 常震惊:「糟糕了,这陈老头要是真正变成一条毒蛇,把我全家咬死,那实在是 不得了!」于是马上请木匠师傅当和事佬,跟陈老先生谈条件。陈老先生的条件 就是要求王员外向他道歉,并要以加倍的钱财赔偿他的损失。王员外因为怕死的 缘故,就通通答应了,双方终于达成和解。说也奇怪,两人和解以后,陈老先生 忽然一下呕吐,竟然从嘴巴吐出一条毒蛇,从此以后,病就好了。

人的瞋心就是一种毒素,这种毒素不但对自己无益,也会连带伤害别人。瞋心经 常会引发人与人之间的仇恨,如果不懂得运用慈悲来转化瞋恨之心,往往会造成 玉石俱焚的后果;从佛法的角度来看,这种仇恨有时不只一世,甚至会牵连好几 世。

例如,在佛教的忏法中有一部《慈悲三昧水忏》,是由唐朝的悟达国师 所造。 历史记载:悟达国师的智慧很高,精通三藏,很有学问,因此获得僖宗皇帝赐号 「悟达国师」。诗人李商隐和悟达国师的交情甚笃,他曾经写一首诗赞叹悟达国 师:「十四沙弥解讲经,似师年纪秖携瓶;沙弥说法沙门听,不在年高在性灵。」 沙弥是指未受大戒的出家众。悟达国师十四岁就能讲解经论,连出家很久的沙门 都来听他说法。一般在僧团中,十四岁的小沙弥只能为师父拿瓶子、端茶递水; 而悟达国师却已能通达经中的道理,并在大众当中讲经说法,可见他的智慧必有 胜人之处,所以说「不在年高在性灵」。佛法是以道为根本,悟道不限年纪大小; 小沙弥悟了道,一百二十岁的大沙门也要向他顶礼、请法。

由于悟达国师的智慧高超,得到当时帝王的尊敬,可谓集尊荣于一身。唐懿宗为了表 达对悟达国师的尊崇,供养他一个沈香座。悟达国师正在登座之时,生起了一念慢心。 由于这一念慢心,使得他前世的冤家乘机附到他的身体,在膝盖生出一个人面疮 。 《本草纲目》 里面就有这种病症的记载--「人面疮」的疮形极似人面,上面有嘴 巴,还会吃东西,因而得名;这种病非但使人痛苦不堪,而且医药罔效。正当悟达国 师束手无策之时,忽然想到:初出家时,曾供养一位僧人──迦诺迦尊者。当时这位 僧人全身长满癞痢,大家都对他感到嫌恶;悟达国师不但不厌恶他,而且把他带到自 己的寮房,无微不至地照顾他。这位僧人病愈之后,住了半年就走了,临走前对他说: 「将来你有困难、有危险,没有办法解决的时候,就来陇山找我。陇山下有两株松树, 你在松树上敲两下,我就会出现。」原来这个僧人是一位已经证果的圣者。悟达国师 忆起这段因缘,果真找到了迦诺迦尊者。

迦诺迦尊者知道他要来,就在松树边等他。他说:「我知道你要来,现在这里有三昧 水,你洗一洗,病就会好。」所谓「三昧」就是正念、正定。修行到达禅定的境界, 就能得到三昧。证得三昧不但有神通,可以产生感应、智慧,还可以得解脱,超凡入 圣。悟达国师得到尊者所赐的三昧法水,正当要洗的时候,人面疮竟然开口说话:「慢 一点!我有话告诉你!你要知道,现在你受了迦诺迦尊者的三昧水加持,业障得以消 除,从今以后,你是你、我是我,我再也不找你了。但是在这之前,我要你知道,你 我过去有一段冤仇。在汉朝时,我们是一朝之臣,我是?错,你是袁盎。你害我腰斩 东市,为了报仇,我生生世世都跟着你。然而这十世之中你都出家修行,而且持戒精 严,使我无机可乘,无法加害于你。如今唐懿宗送了你一个沈香座,由于你起了一念 慢心,折损了你的德行,于是我就趁虚而入,附到你的膝盖上,要你的命。但是,你 过去曾与罗汉结缘,所以今天你洗了三昧水,我得到解脱,你的病也会好,从今以后, 我们互不相干。」

关于这一段因缘,在《慈悲三昧水忏》的序中写得相当清楚,证明瞋心真的能使人与 人之间结下深仇大恨。如同?错为了报仇,等了十世,而此世悟达国师幸好遇到圣人 的化解,因而解冤释结。由这个公案我们也可以了解:当业障现前时,修善和忏悔都 是治病的助缘。修善能积福,而惭愧、忏悔则能使我们的内心转晦暗为光明,同时, 也能改变我们的生理。

痴毒

除了贪毒、瞋毒之外,还有一个就是痴毒。所谓「痴」就是不知道人人皆有佛性(佛 性就是觉性)、不知道人人都能成佛,乃至于不知道缘起性空、三世因果等道理。痴 心好比风,这个心迷迷糊糊,因为不知道这些道理,所以产生种种心念,贪心、瞋心、 慢心以及种种的邪见,在名利财色种种境界之中东吹西荡,不能作主,这就是痴。

三毒与外境的关系

贪、瞋、痴三毒不但能引发内心的病,也会招感外在的灾难!我们这个世界有种种灾 难,水灾、火灾、风灾及战争等。为什么有这些灾难?追根究柢,就是由于我们的心 中有贪、瞋、痴等烦恼,由烦恼招感的种种业力所致。曾经有居士问:「师父!我现 在想搬到巴西、搬到美国去?」「为什么?」他说:「因为台湾不安定。」台湾的不 安定,是由于我们自心不安定的缘故;这念心不安定,到那里去一样都不会安定。如 果众生的心都清净了,外在的环境就会是一块净土;我们的心清净了,身体自然就会 健康。

身以药医,心以法医

为什么我们的世界总是有动乱?这是因为众生的心是动乱不安的。心从什么地方开始 乱起?就是贪瞋痴三毒。我们现在居住在台湾算是不错,因为我们有五千年的传统文 化,而且有佛法的传扬。佛法教导我们这念心要得到平静、自在、安详,就必须把心 当中的贪瞋痴三毒转除掉。如何转除呢?佛法当中有很多方便法门,能够帮助我们转 除烦恼--诵经、持咒、打坐,思惟佛法的道理,在日常生活中观照自己的心念。烦 恼一起,就用这些方法把烦恼转除。假使日常生活上不起观照,等到积聚久了,生了 病再找医生,已经晚了一步。所以,除了在医学上运用药物、饮食等治疗以外,还要 用佛法来治疗心中的三毒烦恼。心理和生理双管齐下,渐渐就会感觉身心很安定、很 幸福、很快乐。

总之,就佛法而言,病从心生,心是一切病的根源。从因缘果报的角度来看,这个病 根可能不止一世,也许是绵延好几世的。现代医学也知道这个道理,如果现代医学能 和佛法互相配合,用药物治疗、调治生理,并且配合佛法的熏修,内心依靠在佛法上, 乃至对佛法产生信心,修种种的法门,直到这念心产生定慧与慈悲,也能够治疗我们 的病苦;不但过去的病会好,现在的病也会好,心理的、生理的病都会好起来。

为什么佛法能够治疗我们的疾病呢?因为佛法就是讲这念心,佛法告诉我们:每一个 人的心中都有本具的清净智慧,这种智慧与佛的智慧德相平等不二,只是由于我们心 里有无明烦恼和执着、有种种的取舍,因而障蔽了自心清净的智慧,所以心就成了一 杯浑水。假使能够运用佛法中慈悲和禅定的方法,解除内心的瞋恚与恶毒,时时刻刻 保持正念,有了贪心、瞋心、痴心,马上检讨、反省,把它照破,充满热恼的心就能 得清凉。当烦恼净除,这念清净的智慧心、慈悲心、平等心完全现前了,就能转除一 切的病源,真正成为一个没有病的人,这就是圣人的境界。

定慧

「病从心生」--这个道理,大多数的人都能理解;有些人参加禅修,有了禅修的体 验,也都能悟到这个道理。当我们了解这个道理之后,最重要的就是要依照这个道理 修行。修定、修慧,使我们这念心清净下来,乃至于经由不断地熏修佛法,契悟心性, 破除执着,就能彻底解除我们身心的病苦。

如何修定、修慧?就是要禅修、打坐。第一步要先不起心不动念,等于一杯水不再摇 动,水就静下来了。我们的心也是一样,心中有贪、瞋、痴、慢、疑、邪见,有这些 烦恼,就是一杯浑水。所以,第二步就要澄清这杯浑水,澄清了,这念心就是一杯清 水,就有智慧、定力。这个心不是在外面,是本具的、人人都有,师父在这里说法、 诸位听法的这念心就是。这念心清净了,就有了感应、灵感,如同儒家所说:「万物 静观皆自得」、「大块假我以文章」,看到什么东西都有它微妙的道理。文章,不一 定是写在书本之上,一草一木、一瓦一石,都有它微妙的道理,整个山河大地就是一 篇很好的文章。

在佛法来讲,更进一步--心生万法。宇宙所有一切,不外乎是这一念心产生出来的。 所有的世界就是一微尘,一微尘就是我们当下这一念心。所以佛法里面讲「一花一世 界,一叶一如来」。一世界,就是指我们每个人的心当中都有一个世界,譬如晚上, 睡在一个榻榻米大小的地方,所作的梦里面却有无量无边的世界,没有边际。每个人 的梦都有自己的世界,可是梦与梦当中,世界与世界当中,互不相碍,所以这个心十 分微妙。

佛法讲「心包太虚,量周沙界」,每个人的心都是包罗万象,三千大千世界都在我们 这念心当中。好比晚上做梦,在梦中有苦、有乐,有无量的世界。在苦乐之中,不知 道是个梦,等到梦醒了以后,才知道原来是梦。做了一个好梦,以为第二天可能会有 奇遇,好高兴;假使晚上做了一个恶梦,心惊胆跳,就担心第二天可能会倒霉。虽然 只是一个梦,却影响我们第二天整个的心理和生理。

如何才能达到不做梦的境界呢?要想达到不做梦的境界,只有以定慧,就是用打坐的 方法,先使这个身体不动,使当下这一念心不起波浪。水不起波浪,慢慢就澄静下来, 最后再把沉下来的渣滓也化掉,使这一杯水明明朗朗。佛法中有句对联:「千江有水 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千江有水千江月,每一个人都有一杯心水,可是这杯心 水,由于有波浪,由于昏沉,里面没有月亮,所以看不清楚。如果这个心,能让波浪 停止,再把渣滓沉下去,更进一步地将渣滓化掉,那当下就是活佛住世,达到如来佛 的智慧。佛的智慧是莫测高深,佛的慈悲是怨亲平等。智慧之高深,或许可以测验得 出来;但慈心广大、怨亲平等、物我平等,却是不简单,须要透过不断地熏习。

慈心不杀

如何熏习呢?第一就是不杀生。佛法基于慈悲心,基于人人都有佛性、人人都有三世 因果的道理,所以绝对不杀生。如同孟子所说:「闻其声,不忍食其肉」 ,这就是 一个大慈悲心的表现。佛法中常提到,人与人之间彼此要有慈悲心;不但人不可以杀, 连动物也不可以杀。什么原因?动物也是有生命,也曾是我们过去的亲眷,所以还要 把我们的慈悲心推广到动物身上。更进一步,不但不杀动物,而且连植物都不伤害, 这个心就更慈悲了。连植物都不能伤害,这种观点在过去好像还有点怀疑,在现代, 从各个先进国家都是极力提倡生态保护就可以证明。佛经讲一草一木都不要毁损,因 为佛法讲求平等,慈悲达到最高点就是平等,不但人与人之间要慈悲、平等,对于动 物也要爱护;不只对动物,连对植物也要爱护,这就称为物我平等。假使每一个人都 有这种慈悲心,那就是菩萨。菩萨在那里?菩萨就在我们心当中。佛说每一个人都能 成佛、都能成菩萨,因为每个人都有心,但是众生的心不平等,而佛的慈悲心是达到 最平等、最圆满的。

富贵无常

由于佛的心达到了最慈悲、最平等、最圆满的境界,所以佛的福报也是最高、最圆满 的。世间上每一个人都想要有福报,也想要拥有富贵,可是富贵却是最无常的。一般 说人算不如天算、钱财如流水。我们也许可以用种种手段和方法弄到钱,可是得到以 后,只是暂时保管而已,因为钱是留不住的!名也好、利也好,都是如此。人为了求 名,到处去攀缘、走小路,想尽各种办法达到目的;就算真的得到了,可是最后还是 会失去!中台山有个居士曾说:过去曾经有位朋友跟他一起从大陆来,这位朋友走了 好运,刚到台湾来时还是一个上校,后来大概是有一些因缘、一些关系,所以升为少 将,没想到刚刚发布命令,不到一个礼拜,竟然死掉了!大众要了解,名利富贵,在 佛法而言,都是因缘果报,这因缘果报不是宿命论,而是告诉大众要从因上去努力, 本着正业、善念、正知正见的原则修福德、智慧、慈悲,从因上去努力,不但可以得 到富贵,而且身体也会健康,因为身体健康也是一种福报。

因上努力

佛经把这些道理告诉我们,目的是希望大家要从因上去努力,不要一味地在果上去执 着、去祈求。果报是我们努力的一个方向和目标,要达到这个目标,就要彻底地从因 上去努力。譬如每个人都希望身体健康,如果不知道从因上去努力、去注意,只知天 天吃补药、吃维他命、打荷尔蒙,反而会得富贵病。因为吃得好、穿得好、住得好, 补药吃得太多了,也是会中毒!因为人的身体本来就有他自己的机能,只要从因上去 注意:不要乱吃东西,不要暴饮暴食,戒掉不良的嗜好,有正常的生活、正当的工作、 稳定的工作时间,身体自然就会健康。

所谓正当的职业,一种是正业,一种是净业。「正业」就是有正正当当的职业,凡是 合乎政府的法令,合乎道德的观念,就是正正当当的职业。由于民俗、时空不同,因 而道德观念产生出来的认定也不同。而我们选择工作,除了本着法律与道德的原则, 还要本着佛法的慈悲和智慧来做事,这个就是「净业」。虽然有很多事情并不违反法 令与道德,但是站在佛法的立场却不能做。譬如捕渔,政府提倡渔业,这虽然是符合 法令,可是站在佛法的角度来看,就违背因果。杀生太多,将来一定要受杀生的果报, 所以佛法不鼓励从事杀生的职业。

为了维持自己和家庭的生存,赚钱本来就是应当的,但是要符合因果的原则,也就是 不违背正业和净业的原则。譬如赌博、开茶室、开酒家,这些就是不清净的钱财,这 种钱财就不能赚,因为即使得到了也会失去,甚至于为自身带来很大的恶报。这个恶 报,就佛法而言,就是业。这个业不一定在未来才会产生,一个人业障多了,心理也 会恐惧;心里充满恐惧,身体自然就不会健康,甚至会产生错觉、产生恐怖。举个例 子来讲,为什么有人会出车祸?因为看到红灯变成了绿灯,以佛法来讲,这就是业障。 有的人开车开到山崖下面、开离车道,这是什么道理?明明那里没有路,他看到的却 是一条路,开过去就出事了,这就是业报。业从心当中产生,当业障现前的时候,心 里会产生一种幻觉,这种幻觉引导我们去受善报、恶报。所以,佛法不仅是研究现在 的心理,进一步,更微细地研究到未来的事情;不但研究到未来,还要研究怎么样把 我们过去所造的恶业化掉。能够知道这些道理,懂得从因上去努力的人,在人生的道 路上,他的生理、心理一定都会很健康。身心健康就有力量、就有智慧、就有希望, 来承担自己的事业。

佛法与医学的范围

如此思惟起来,佛法和医道确实是有关系的。医生是慈悲、平等的,而且是希望解脱 众生的病苦;佛法也是如此,也是平等、慈悲的,也希望解脱众生生理上、心理上的 病苦。而且佛陀看得更遥远,为了怕众生违背因果,未来受恶报之苦,因此还告诉众 生现在努力的方向和目标。如果能照这样去做,不但现在能得到好处,未来也能得到 好处,同时,还可以把过去所造的业障化掉。医学只能救活人,而佛法不但要救活人, 还要超荐亡灵,这更是大慈悲了。佛菩萨本着大慈悲心,不舍弃任何一个众生,死了 的人,无论是落入鬼道、畜生道或是地狱道,仍然要去救护他。例如地藏王菩萨曾经 发了一个大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想想,人道已经很苦了, 可是佛菩萨还要到地狱道、畜生道去救度众生,使地狱道、畜生道的众生也能得到解 脱。也唯有佛法的平等和慈悲才能有如此广大的心量。我相信,做医生的人如果能学 习佛法的平等和慈悲,心量就能像佛菩萨一样地广大,再配合医术、药物,这样子就 能够医好病人身心上的种种病症。

信能治病

古人说:「良医治国」,一般而言,医生有庸医、良医、名医,还有神医。神医出神 入化,真正是药到病除,因为神医除了医术以外,还有医德。医德就是要有修行,要 打坐,净心、定心,例如古代的扁鹊、华陀、耆婆,都是神医。有道德也能治好人家 的病,过去到现在有很多人深信某个医生,路途再遥远、再困难,都要去找这个医生, 为什么?因为对他有信心。其实现在很多的医术、医理都差不多,可是一位有德行的 医生,病人生病了,就知道去关爱他、慈悲他,因为知道他是个病人,病苦已经使他 受不了,所以才向医生诉苦;假使还懂得心理的医生,更趁这个机会,安慰他、鼓励 他,劝他念佛、诵经、做善事,然后药一开,绝对是药到病除。因为病人对医生产生 了信心,这个信心就能治病,这是实实在在的。好比佛门中诵经、念佛,同样是在祷 告求观音菩萨,同样是一本佛经、一个菩萨,同样是在打坐,可是有的人求观音菩萨 有灵感,有的人求观音菩萨却没有灵感,为什么?都是信心的关系。所以做医生也是 不简单,除了医术以外,还要使病人有信心,要有修德。修德有深浅,修得好,那就 如同佛菩萨住世,就是神医,能出神入化,药到病除。

业障病

历史上有一个公案,秦国有一位神医,名叫扁鹊 。他不需要把脉,只是看看神情, 马上就知道病况。有一次,扁鹊为齐桓侯 (桓公午)看病,他对桓侯说:「你现在 有病了,应该要吃药。」桓侯讲:「我那里有病,我身体很健康,身强力壮的,那里 有病?」再过一段时间,扁鹊一看,这病愈来愈深了,扁鹊就跟桓侯说:「你的病以 前是在皮肤上面,现在是深到皮肤、血管里面去了,要赶快医治!」桓侯说:「我那 里有病?我没有病。」再过一段时间,当桓侯知道自己病重的时候,去找扁鹊,扁鹊 已经不在了。

扁鹊有一个徒弟得到了扁鹊的真传,也是一位神医。当时晋景公杀人无度,迫害忠良, 因而害了大病,找遍天下的名医都医不了他的病。当时秦国和晋国交好,有亲戚关系。 于是有人告诉他:「秦国扁鹊虽然已经死了,但是他的徒弟得了扁鹊的真传,你赶快 去请他来给晋景公看病。」结果真的把扁鹊的徒弟接到晋国来为晋景公看病。古代从 秦国到晋国,路程须要两三个月,扁鹊的徒弟还没有到晋国的时候,景公就做了一个 梦,梦到两个小孩子大约有一寸高,站在他鼻孔尖尖上讲话:「明天神医要来,我们 怎么办?要躲到什么地方?」 他们费尽心思地想:神医治病是用三种方法,一个是 用针,一个是用药,一个是用烫的。到底身体的什么地方是吃药达不到,用针灸、汤 熨也没有办法的?结果他们决定躲在膏之下、肓之上。这个地方,针灸也针灸不了, 药也没有效,熨也熨不了。两个小孩说了以后,一下就从晋景公的鼻子钻进身体去。 第二天,扁鹊的徒弟到了,给他一切脉,讲:「大王,你的病,我没有办法医了,在 膏之下、肓之上,已经是病入膏肓了。」这个就是业障病!病有很多种类,有的病可 以用医药,或者是用物理治疗;若是心理的病,则可以从精神方面去辅导、鼓励,安 慰、休养,但是,另外还有一种大的业障病,是没有办法用医疗的方法救,要用佛法 的方代来医,譬如诵经、持咒、祷告、修善,用佛法来消业障,从这方面去努力才有 希望。

总之,佛法离不开我们的心,如果把我们的心清净下来,最低限度,在日常生活上, 使心能得到安定、自在,身体就不会感染很多病。如果更进一步知道学佛、持戒、诵 经、打坐,很多业障病也可以转化掉。八万四千个法门都可以治病,宗教是治我们的 心病,心病治好了,我们身体的病,自然而然,随着我们心里面的愉快,随着我们心 里面的希望,随着我们心里面的信心,确确实实也会好起来。

佛法八万四千法门为治众生八万四千种病

在佛法来讲,戒、定、慧可以治病,六波罗蜜--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 智慧也可以治病。「布施」治我们的贪病,心当中有了贪心,就会加重身体的病,所 以用布施的方法,把贪心去掉。每一个人多多少少都有过失,免不了会造恶业,例如 从早上到晚上,这个口业最容易犯。而心量不够广大,就容易起贪瞋、嫉妒之心,如 果用「持戒」的方法,把这些坏的习惯戒掉,病自然就会好。譬如我们习惯不抽烟, 不吃酒、不打牌,不嚼槟榔、不赌博,行住坐卧都有正常的安定生活,这个就是戒的 作用、功能。再其次,要「忍辱」!忍顺境;忍逆境。《四十二章经》讲:「忍色忍 欲难」、「被辱不瞋难」,一个是色,一个是欲,一个是瞋,这些都要忍得下来,能 够忍耐得住,这些毛病都可以制伏。再其次,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懈怠、好逸恶劳的 心,懈怠也会成病,成懒病!例如美国的社会制度办得很好,失业了,政府有救济金, 每个月有津贴,因此有些人干脆不做事,专门等政府来救济,这就是懒病。这种懒病 要怎么治呢?就要以佛法的「精进」心来对治。例如在佛教道场中,四点钟起床,四 点半做早课,这就是精进。白天要精进,晚上也要精进,上半夜、中半夜、下半夜, 无有间断,身语意业无有疲厌,就能达到普贤菩萨的境界。

在佛教有一尊东方药师佛,药师佛两侧各有一位菩萨--日光菩萨与月光菩萨,代表 什么意思?就是说明:要成就佛的果报,必须要从因上努力。白天要光明,就是日光 菩萨,日以照昼;晚上也要修善、要用功。所以在佛法当中,行住坐卧要具足四威仪, 行如风、坐如钟、立如松、卧如弓,这些都可以治病。人睡觉的姿势有左侧卧、右侧 卧、仰卧、俯卧,这四种姿势中,以右侧卧的姿势最好。所谓右侧卧就是吉祥卧,晚 上不会做恶梦。根据医学的解释,我们睡觉时,血液循环是从心脏到肝脏,右侧卧使 得血液的循环不快不慢,因此睡眠会很安祥、很自在。所以佛法是很有智慧,很符合 科学的真理。佛法本身就是人生的真理,做一分得一分,做十分就得十分。

再其次就是「禅定」,禅定是治疗我们内心散乱的病,心散乱就没有智慧,不清楚、 不明白,容易做错事。中台禅寺每年都举行多次禅七,禅七中,用三个方法来治病。 第一个是数息。数息就是专门对治散乱,一般众生的心很散乱,妄想很多,坐在这个 地方,告诉自己不要打妄想,偏偏要想;告诉自己不要打瞌睡,偏偏要打瞌睡。佛法 讲:人有妄想、昏沉、无聊三个大毛病,这三个大毛病改过来就能成道、成佛。而众 生起心动念,起贪瞋痴,种种患得患失,想过去、想现在、想未来,名利财色、夫妻 男女之事,都是由这个妄想心想出来的,得不到就会产生烦恼。例如,社会上许多人 不顾一切追求男女的情爱,得不到就殉情,不仅自己受害,扩而言之,整个家庭、社 会都会受害。其实男女的情爱都只是这个心的妄想,如果能够把这个打妄想的心制伏 下来,就有无量的功德;如果制伏不下去,里面就有种种的毛病,危害自己、家庭、 社会、乃至国家。

所以佛法用定慧来治病。数息观,就是让我们的心不要想东想西、患得患失,达到一 念不生、无想的境界。第二是参话头,过去造了许多恶业,所以用参话头的方法,把 心中的杂毒锈秽通通逼出来。第三个就要修中道实相观,使我们达到佛的智慧,如如 不动,让这念心澄净下来,进而把杂毒秽锈净除掉,贪瞋痴三毒的病自然慢慢就好了。 所以三种法门各有不同的功能,数息是温补,好比一个人有了慢性病,由于病了几十 年,虽然要开刀,但是不能一下就开,要先住院,调调身体,然后才可以开刀。参话 头就是开刀,把内心的杂毒锈秽、不好的思想通通转过来,就像吃泻药一样,把我们 过去所有吃的东西,凡是所见的、思想里中了毒的,通通把它泻掉,泻了以后会很虚 弱、很虚脱,所以最后要修中道实相观,这是十全大补。从这个角度看起来,禅堂好 像是医院一样,有了病要住医院,我们现在有了病,要住禅堂,禅堂可以治病,病治 好了,我们心就能得定、得清净。

要想成就佛的智慧,不仅要有定,而且要有慧。因为众生心中有无明、愚痴等烦恼, 看不清一切诸法如梦幻泡影,所以六波罗蜜中最后一个就是「般若」。就是用观照的 方法,洞察诸法缘起、缘起性空的道理,用这些道理来启发我们的智慧,智慧通达了, 就能治好我们愚痴的病。所以,六波罗蜜就是治疗六种病,布施治疗悭贪,持戒治疗 毁犯,忍辱治疗瞋恚,精进治疗懈怠,禅定对治散乱,智慧对治愚痴,这些是六波罗 蜜所对治的病症。

从这个角度来看,佛法和现在的医理、医学、医术,实在是有很密切的连带关系。如 果现代医学能配合佛法的道理来实践,物质、心理并重,众生的病苦绝对可以减少。 因为知道了病的源头在哪里,病源找到了,就可以药到病除。

本文链接:惟觉长老开示:佛学与医学

上一篇:极乐与地狱

下一篇:极乐世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