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知识

刘雨虹老师:私塾和儿童读经

时间:2019-09-10 09:13:01 | 编辑:

前几天看到一个消息,说北京朝阳区有一个黑私塾,因为用戒尺打学生而被查处。这位私塾老师自称是南怀瑾老师的弟子。

这件小事却涉及好几个问题。首先是弟子的问题,早年的台湾在老师去美国后,就有人出面讲经说法,自称是南师的弟子,所以此事司空见惯,也就见怪不怪了。况且,如果读了南老师的书,虽未谋面,也可自称为私淑弟子的。问题是,他是否藉名招摇。

再说有关私塾的问题,事虽小,影响却大。有些私塾,如果是收几个学生,下课后学习读经,倒也罢了;如果是不正式入学,专读私塾,那就大有讨论的必要了。

记得是二○一○年,有个来访南师的客人,对老师说,他有一个朋友要办私塾,因为是南老师提倡的。

老师听了客人这句话,大声问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提倡办私塾啊?我是说过古人读书,多是自学而成,或在私塾学习,那是当时的社会环境啊!”

从前,几百年前,千年前,都是如此,自学而后参加考试,才有工作,为公家工作。直到清朝晚期,因为受了洋人的欺凌,才开始废科举、办学堂,使一般人民都能读书受教育,因为西洋人已经发明了火车轮船、洋枪大炮……这些科技我们什么都没有,连不识字的文盲,都还是我们人口中的大多数。

到了民国初年,许多用庚子赔款到欧美留学的中国青年,已陆续回国了,向西方学习,提倡民主与科学,要迎头赶上西方。这当然是好事,但却把传统文化一刀切了。传统文化中不合时宜的事,当然应该切除,可惜的是,珍贵的部分也被切掉了。

说到传统文化中不合时宜的事项,实在不少,就以孝道来说吧,孔子去世后子贡守墓三年,《史记》说六年,这种事能不废除吗!还有葬礼的复杂和奢侈,当时的墨子都反对了。另外还有男女授受不亲这件事,现在已成了笑话,现在的男女,一经介绍就拥抱起来了。

其实,“孔子的思想是延续传统文化的精神,不赞成复古,主张适应时代的潮流,把握时势的变化,参酌古今之变,而建立人道文化的社会。但也不同意完全否定传统文化的作法。”

孔子这段我用引号,因为这是南老师说的。

说到这里,使我想到一件很妙的事,听说佛教比丘尼戒律中有一条戒,比丘尼与男性说话,不可超过六句,所以有一个尼师说,她天天在犯戒。

所以说,是非对错说不清,因为随时代环境而变,佛教中这类戒律属于遮戒,是可以修改的。

说到私塾不免想到儿童读经,记得是二、三十年前吧!王财贵教授首先倡导儿童读经,南老师很赞扬,也加以提倡推行。当初在五十年代的台湾,中小学教科书中,仍有传统文化的经典文章,给年轻学子培育传统文化的基础。但到了陈水扁主政时代,即逐渐取消,因为他主张台独,所以切断传统文化。

现在儿童读经,已经很流行了,有些孩子会背诵很多经典,也就骄傲起来。所以南老师说正常适当即可,以免过犹不及。

\

另外在读经之外,也要孩子们读些《朱子治家格言》或《增广昔时贤文》之类的,有人家中的孩子会背《朱子治家格言》,晚上不睡觉,玩电脑游戏,妈妈对他说,朱子说“既昏便息”,去睡吧!岂知那孩子说:那是朱子不是我!

我猜,有些父母可能是逼孩子读经的吧?难怪南老师常说,教育要知道学生的性向,是诱导,不是强迫。

其实南老师是提倡职业教育的,常常建议想办学校的人办专科学校,更鼓励办女子专科学校,培养未来的母亲,以充实并加强母教,使孩子们都能有好的家庭教育,为了办女子教育之事,记得老师为此还捐了一百万元,结果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刚收到消息,台湾六月新书有一本是《东拉西扯》,书店介绍作者刘雨虹,使我大吃一惊,因为说我“一九六九年认识南老师,是南老师的入室弟子”。天哪!南老师心目中连弟子都没有,何来入室弟子?这些常见的类似的话,都是捧人的好听话,外行人信以为真,内行人暗笑。我虽认识老师四十多年,但只是一个旁听生,后来也只能算是一个抄誊文字的学习人罢了,所以立刻通知书店删除这句话,这句话真让我出了一身冷汗。

这本繁体字新书,是由“南怀瑾文化公司”在台湾出版的(不是老古公司出版)。除了这本《东拉西扯》,还有《云深不知处》《南师所讲呼吸法门精要》,另外还有南老师讲述的《孟子与尽心篇》,这本书与《东拉西扯》同时由东方出简体字版,可能晚一个月才印好。

\

最近有人在感谢我出版《宗镜录略讲》,这本《宗镜录略讲》与我无关,因为南老师始终不许出版这本书,而且南老师去世后二十天(二○一二年十月十九日),我就正式离开老古公司了。老师在世时,我作了几十年的编辑义工,勉力追随学习,现在我已是九十四岁的人了,精力也大不如前了。

转自刘雨虹老师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b2f84fe00101hz10.html

本文链接:刘雨虹老师:私塾和儿童读经

上一篇:厦门市思明区佛教协会挂牌成立 普端法师当选会长

下一篇:厦门市民宗局、市佛协、闽南佛学院宴请闽院教师庆祝教师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