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毗婆沙论

第六十三卷 阿毗昙毗婆沙论

时间:2019-06-26 15:55:48 | 编辑:迦旃延子 造

第六十三卷 阿毗昙毗婆沙论

使犍度十门品第四之十

佛经说四禅是凉风。问曰。何故佛说四禅是凉风。答曰。能除止烦恼业热故。以初禅凉。止欲界烦恼业热。以第二禅凉。止初禅热。以第三禅凉。止第二禅热。以第四禅凉。止第三禅热。

佛经说四禅是食。问曰。何故佛经说四禅是食。答曰。为满法身故。如村落中所有饮食送向城者。皆为长养城中诸人身故。如是禅中所有善根。皆为长养法身故。

佛经说婆罗门当知第四禅是毕竟道。问曰。何故佛舍三禅。说第四禅是毕竟道。答曰。彼婆罗门。闻佛有一切知见。复闻如来以第四禅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说第四禅是毕竟道便作是念。若沙门瞿昙。说第四禅是毕竟道者。必定有一切知见。便诣佛所。到已问如是义。佛知彼心所念。便舍三禅说四禅是毕竟道。彼人闻已。生决定心。必有一切知见。婆罗门是亦名如来所行。亦名如来现行法。譬如野象。于夏中时。见地生青茂华草及诸池水。心生欣踊。以牙掘地。然后安足。如来亦尔。亦以四禅行舍。掘所知地。而安智足。如来道者。是住舍摩陀。如来所行者。是住毗婆舍那。如来现行法者。是二俱住。

佛经说四禅是乐住。问曰。何故佛说四禅是乐住耶。答曰。以易生乐故。根本禅以易生故是乐。诸边及无色定。以难生故是苦。有何难生耶。答曰。为欲界烦恼业所缚故。未至禅难生现在前。如人牢固反系其手多用功力。然后自解。如是为欲界烦恼所系缚故。多用功力。生彼地道现在前。或有以不净观起彼地道现在前。或有以阿那波那念者以不净观者。或于十年十二年中修白骨想。或有能起彼地者。或有不能者。以阿那波那念者。或十年十二年中。常数出入息。或有能起彼地现在前者。或不能者。已断欲爱。不多用功力。起初禅现在前。异心灭。起异心现在前。粗心灭。起细心现在前。与觉俱心灭。起与观俱心现在前。如人以木折木。多用功力。然后乃折。如是初禅异心灭。异心现在前。粗心灭。细心现在前。与觉俱心灭。与观俱心现在前。多用功力。亦复如是。若离初禅欲。不多用功力。起第二禅现在前。离第二禅欲。起第三禅现在前。离第三禅欲。起第四禅现在前。亦复如是。问曰。若离第四禅欲。起空处现在前。亦不多用功力。

何故不名乐道。答曰。以无色定微细故或有说。无无色定。如梨毗婆居士。往诣尊者阿难所。作如是说。我是在家之人。长夜乐着色声香味触。闻说无色定。心生怖畏。如临深坑。云何众生。而无有色。复次以行时乐故。譬如二人俱欲至一方。一从陆道。二从水道。虽俱到一方。从水道行者乐。从陆道行者苦。如是无边众生。得离欲时。或依根本禅。或依诸边及无色定。虽俱得离欲。依根本禅者乐。依诸边无色定者苦。复次苦处所有二种乐。谓受乐猗乐。三禅中有二种乐。第四禅中。虽无受乐。广有猗乐胜于受乐。复次有二种故。一旧住乐二客乐。旧住乐者如住禅起禅现在前。客乐者如住禅起无色定现在前。复次此中有不恼害众生。乐可得故。如说若不恼害他。是名为乐。复次若起根本禅现在前。则遍身四大柔软。若起诸边现在前。则绕心四大柔软。复有说者。起诸边现在前。亦遍身四大柔软。但不如起根本禅现在前者。譬如二人。同一池澡浴。一在其边。一入其中。虽俱澡浴而入中者。令四大润益胜。彼亦如是。复次以有二法共在一处等俱生故。二法者谓定慧也。未至中间禅。慧多定少。无色定。定多慧少。根本禅生定慧等。复次有二法等俱生故。二法谓定精进。精进虽一切地偏多。以根本禅力故。二法生时俱等。复次断有二种。有多用功。有不多用功。诸边无色定若有所断。则多用功。根本禅。若有所断。不多用功。譬如二人乘马。俱至一方。一乘调者。一乘不调者。虽俱至一方。乘调马者。不多用功。乘不调马者。则多用功。如是诸众生离欲时。或依根本禅。或依诸边无色定。若依根本禅者。不多用功若依诸边无色定者。则多用功。复次以修道时得安乐故。譬如多人渡河。或因草束。或因浮囊。或因船。或因舫。虽从此岸俱渡到彼岸。但乘舫渡者安乐。彼亦如是。以如是等事故。佛经说根本禅是乐住。如乐住。触住乐触住亦如是。四无量。谓慈悲喜舍。问曰。何故禅次第说无量耶。答曰。以无量从禅中生故。复次以无量是禅中余功德故。以是事故。禅次第说无量。问曰。无量体性是何。答曰。慈悲是无恚善根。对治于恚。取其回转相应共有法。体性是四阴五阴。欲界者是四阴。色界者是五阴。问曰。此二俱是无恚善根。对治于恚。慈对治何等恚。悲对治何等恚耶。答曰。恚或有欲杀众生者。或有欲打众生者。若欲杀众生恚。慈为对治。欲打众生恚。悲为对治。复次恚有二种。一者应恚处而恚。二者不应恚处而恚。慈则对治应恚处而恚者。悲则对治不应恚处而恚者。喜是喜根。取其回转相应共有法。体是四阴五阴。欲界是四阴。色界是五阴。问曰。若喜体是喜根者。波伽罗那所说云何通。如说云何为喜。答曰。喜相应受想行识。及从彼起身口业。从彼起心不相应行。是名为喜。为受还应受耶。答曰。波伽罗那文。应如是说。喜相应想行识。乃至广说。不应说受。而不说者。有何意耶。答曰。诵者错谬故。复次波伽罗那说。无量体性是五阴。虽不与受相应。而与余数法相应。复有说者。喜自有体。是心数法。与心相应。或有说者。是喜根。心数聚中可得。或有说者。是喜根。后生舍。是无贪善根。对治于贪取其回转相应共有法。体是四阴五阴。欲界是四阴。色界是五阴。此是无量体性。已说体性。其相云何。答曰。体性即是相。相即是体性。诸法不可舍于体性别更说相。尊者和须蜜说曰。饶益相是慈。除不饶益相是悲。随喜相是喜。放舍相是舍。

已说无量体相。所以今当说。何故名无量。无量是何义。答曰。对治戏论故名无量。问曰。若对治戏论是无量者。戏论有二种。一爱戏论。二见戏论。以何等无量。对治何等戏论。答曰。无量不能断结。或以无量对治于爱。或以无量对治于见。若取其近对治者。慈悲是见近对治。所以者何。见行众生。多喜嗔恚。喜舍是爱近对治。所以者何。爱行众生。多喜相亲近。复次对治放逸法故名无量。放逸者。是欲界诸烦恼。谁是其近对治。谓四无量。复次是贤圣所游戏处。名为欢喜。如富贵人。有种种游戏处。如园林彩女游猎等。名欢喜处。彼亦如是。

界者在欲色界。地者慈悲舍十地中可得。谓根本四禅四禅边欲界禅中间。喜在三地。欲界初禅二禅。复有说者。初禅第二禅无悲。所以者何。初禅第二禅喜。是自地爱。喜根是欣踊行。悲是忧戚行。若初禅第二禅有悲者。则一心聚中。有欣踊行。亦有忧戚行。问曰。初禅第二禅。无无漏厌行耶。答曰。无漏厌行。是实观。随其实观。心则生喜。随其生喜。则欲更知。如人为宝故掘地。随其掘地。则便得宝。随其得宝。复欲更掘。彼亦如是。非是虚观。评曰。应作是说。初禅第二禅有悲。所依者。依欲界。行者慈是乐行。悲是苦行。喜是欢喜行。舍是放舍行。缘者尽缘欲界。缘聚缘众生。缘欲界五阴二阴。众生若缘住自心众生则缘五阴。若缘住他心及无心众生。是缘二阴。复有说者。初禅无量。缘于欲界。第二禅无量。缘欲界初禅。第三禅无量。缘欲界初禅。第二禅第四禅无量。缘欲界初禅第二第三禅。复有说者。初禅无量。缘欲界初禅。乃至第四禅无量。缘欲界乃至第四禅。复有说者。慈缘欲界初禅第二第三禅。所以者何。慈行乐行。欲界三禅中。有乐受故。悲缘欲界。所以者何悲行苦行。欲界中有苦受故。喜缘欲界初禅第二禅。所以者何。喜行欢喜行。欲界初禅第二禅。有喜根故。舍缘欲界乃至第四禅。所以者何。舍行放舍行。欲界乃至第四禅有舍故。评曰。如前说者好。无量尽缘欲界缘聚缘众生念处者。尽与法念处俱智者。尽与等智俱。三昧者。不与三昧俱。根者。总与三根相应。谓乐根喜根舍根。世者。是过去未来现在。缘三世者。过去缘过去。现在缘现在。未来必不生者缘三世。必生者缘未来。善不善无记者。是善缘善不善。无记者三种尽缘。是三界系不系者。是欲色界系。缘三界系不系者。缘欲界系。学无学非学非无学者。是非学非无学。缘学无学非学非无学者。缘非学非无学。见道断修道断无断者。是修道断。缘见道断修道断不断者。缘见道修道断。缘名缘义者。二俱缘。缘自身他身及非身者。是缘他身。为是离欲得。为是方便得者。是离欲得。亦是方便得。离欲得者。离欲界欲。得初禅者。离初禅欲。得第二禅者。离第二禅欲。得第三禅者。离第三禅欲。得第四禅者。离四禅欲得者。为是新得。为是本得者。亦是新得亦是本得。圣人最后身凡夫。亦是新得亦是本得。余凡夫。唯是本得。方便得者。以方便故起现在前。佛不以方便起现在前。辟支佛以下。方便起现在前。声闻或以中方便。或以上方便起现在前。

问曰。云何生起无量耶。答曰。慈因亲分生行者。欲起慈心时。一切众生。尽作三分。一作亲分。二作怨分。三作非亲非怨分。亲分复作三种。谓下中上。怨分亦尔。非亲怨分唯作一种。上亲分中。有重恩者。谓父母和上阿阇梨。及余尊重处智慧梵行者。于彼众生。先作乐观。此诸众生。皆令得乐。此心坚强难调。以从无始以来常习恶心。于诸众生故。虽有如是重恩众生。犹不能令善心使住。复强还回此心。令住彼法。譬如有人。以芥子打于锥锋。甚难可住。习打不已。后乃得住。彼亦如是。若能观此上亲众生。皆令得乐。次观中亲众生。次观下亲。若能都观亲分众生。皆令得乐。次观非亲非怨分者。次观下怨。次观中怨。次观上怨。众生欲令得乐。若能如是观一切众生。皆令得乐。如上亲众生。于上怨众生。等无有异。是则成就。于慈悲喜亦尔。舍因非亲非怨众生起。所以者何。舍亲者生爱心。舍怨者生恚心。是故先舍非亲非怨众生。次舍下怨。次舍中怨。次舍上怨。所以者何。恚心易却。非爱心故。次舍下亲。次舍中亲。次舍上亲。若于一切众生。能作如是舍观者。心则平等。无所分别。其犹如称如观树林无有差别。观诸众生。亦复如是。是则成就舍心。

问曰。何等人能起无量。何等人不能起无量。答曰。人有二种。一者喜求人过。二者喜求人善。若喜求人过者。不能起无量。所以者何。乃至于阿罗汉身。犹求其过。为有何破何实何垢。令我呵之。若喜求他善者。则能起无量。所以者何。乃至于断善根人边犹求其善。问曰。断善根人。无有诸善。云何于彼人边。求其善耶。答曰。虽无现善。有过去善业报。令其身端正。生于豪族。言有威德。多闻机辩。取如是等相。生于善念。彼行妙好。有如是果报。

问曰。此四无量。为如说而生。为说异生异。答曰。或有说者。如说而生。所以者何。行者先欲饶益众生。饶益众生相是慈。是故世尊先说慈心。次除不饶益。除不饶益相是悲。是故世尊次慈说悲。若与饶益。除不饶益。次生欢喜。欢喜相是喜。是故世尊次悲说喜。次舍众生放舍相是舍。是故世尊最后说舍。复有说者。行者先起慈喜舍悲。后起慈喜舍。所以者何。先除众生不饶益事。后与饶益。次生舍喜。次生舍。尊者僧伽婆修说曰。二无量展转相御若先起悲。次必起喜。所以者何。悲是忧戚。喜是欢喜。若先起喜。次必起悲。所以者何。喜是掉。悲则制之。评曰。应作是说。无量不如说而起。所以者何。行者或有先起慈乃至舍。或有先起舍乃至慈。或有得慈不得余者。或有乃至得舍不得余者。无量无有顺次逆次顺超逆超。如解脱除入一切入。彼亦如是。

问曰。慈次第能起悲喜舍不耶。答曰。定犍度说。云何心念慈三昧。答曰。众生乐。乃至云何心念舍三昧。答曰。众生舍。或有说。此文是俱生行。或有说。是次第缘行。若说是俱生行者。慈次第能起悲喜舍。若说是次第缘行者。慈次第不能起悲喜舍。问曰。若不起初禅地无量。能起第二禅地无量不耶。乃至不起第三禅地无量。能起第四禅地无量不耶。答曰。或有说者不能。所以者何。初禅地无量。是第二禅地无量方便门所依。乃至第三禅地无量。是第四禅地无量方便门所依故。复有说者。能若行者于彼地得自在者。即依彼地。能起无量现在前。问曰。为初禅地无量。后生第二禅地无量疾。乃至第三禅地无量。后生第四禅地无量疾耶。为第四禅地无量。后生第三禅地无量疾。乃至第二禅地无量。后生初禅地无量疾耶。答曰。第二禅地无量。后生初禅地无量疾。乃至第四禅地无量。后生第三禅地无量疾。非初禅地无量后生第二禅地无量。疾乃至非第三禅地无量。后生第四禅地无量疾。如人先学梵书。后学佉楼书疾。非先学佉楼书后学梵书疾。问曰。初禅地无量。次第能生第二禅地无量不耶。乃至第三禅地无量。次第能生第四禅地无量不耶。答曰。或有说者。能初禅地无量。次第生第二禅地无量。乃至第三禅地无量。次第生第四禅地无量。复有说者不能。所以者何。无量必须方便。方便必须自地相似。方便起慈乃至起舍。

观有三种。一别相观。二总相观。三虚相观。别相观者。如观地是坚相。观水是湿相。观火是热相。观风是动相。总相观者如十六圣行俱观。虚相观者。如不净安那般那无量念解脱胜处一切入俱观无量。于三种观中。是虚相观。

问曰。行者观众生乐时。为以何处乐令众生乐耶。答曰。或有说者。以第三禅乐。所以者何。第三禅乐。是一切生死中最胜乐故。若作是说。不起第三禅者。则不能起无量。复有说者。过去世。曾得第三禅乐。以第三禅地念前世智。观彼乐已以彼乐令众生乐。若作是说。若不得第三禅地念前世智。则不能起无量。复有说者。以近所更乐。如饮食乐乘乐。衣裳乐卧具乐。以如是等乐相。令众生乐。尊者和须蜜说曰。行者以何等乐。令众生乐。答曰。众生有乐者。以如是相。令众生乐。若作是说。慈则不能缘一切众生。所以者何。一切众生。不必有乐。复次众生有乐根。以如是相。令众生乐。若作是说慈则不能缘一切众生。所以者何。一切众生。不能于一切时起乐根现在前故。复次众生有饮食乐乘乐衣裳乐卧具乐。以如是乐相。令众生乐。若作是说。慈则不能缘一切众生。所以者何。一切众生。不必尽得如是乐故。尊者佛陀提婆说曰。以所知见乐。取如是相。以怜愍心。令众生乐。如本方便时。若依村住。若依城住。以日前分。若入城村乞食见纯受乐。众生或乘象马车舆而行。或着耳珰珠环。或以种种缨络严身。犹如天子。或见纯受苦者。如无衣裳饮食。头发蓬乱手足坼裂。执破瓦器。从他家乞。取如是乐苦众生相。速还住处洗足。于所坐处。结加趺坐。令身心柔软。身无障碍。心无障碍。观先所取相众生乐者。常令得乐众生苦者。令得先所见乐。问曰。所观众生。不尽得乐。云何此观非颠倒耶。答曰以其善故。非是颠倒。从饶益心起故。从善心起故。从怜愍心起故。从正观心起故。与善根相应故。与惭愧相应故。非是颠倒。颠倒有二种。一体颠倒。二缘颠倒。彼观虽是缘颠倒。非体颠倒。尊者和须蜜说曰。不以住慈故。令众生乐。但以此法作方便。能制恚断结。尊者佛陀提婆说曰。此观当言不颠倒。所以者何。与恚相妨故。

佛经说若以无怨无恚无害慈心。善修此心。令广大无量。如是观满一方。二方三方四方上方下方亦复如是。皆以慈心。观一切处一切众生问曰。此慈缘于众生。何以说满于一方耶。答曰。此经文应如是说。若以无怨无恚无害慈心。善修此心。令广大无量。如是观满东方众生。南方西方北方众生。乃至广说。而不说者。有何意耶。答曰。此中众生。以方名说。如以器示器中物。皆以慈心。观一切处一切众生者。问曰。此无量观。为以方段。为以众生。若以方段者。此说云何通。如说。皆以慈心。观一切处一切众生。若以众生者。云何非得众生海边耶。答曰。或有说者。以方段故。问曰。若然者此所说云何通。如说。皆以慈心。观一切处一切众生。答曰。有二种一切。有一切一切。有少分一切。此中说少分一切。复有说者。以众生故。问曰。若然者。云何非不得众生海边耶。答曰。若以此事。得众生海边者。复有何过。但众生海边可得。以总故非别相。如一切众生。皆是四生。四生之外更无众生。复有说者。佛无量尽众生边。声闻辟支佛无量。以方段。复有说者。佛辟支佛无量。尽众生边。声闻无量。以方段。评曰。应作是说。此事不定。所以者何。此是虚相观。或有尽众生边际者。或有以方段者。问曰。为观一众生乐。为观多众生乐。答曰。初起时观多众生。所以者何。无量是缘聚缘众生法。若后成满时。亦缘一众生。亦缘多众生。

佛经说诸比丘。我于七岁中。修习慈心故。七经劫成坏。不来生此间。世界坏时。我生光音天。世界成时。我生空梵世中。我曾为大梵天王。诸梵中尊无胜我者。于千世界而得自在。三十六反为帝释。亦于无量世。作转轮圣王。主四种兵。常以正法。降伏众生。成就七宝。乃至广说。七岁中者。谓七雨时。古世好时。菩萨为中国王。彼国多热。去城不远有林。其地高凉。生华果草木及诸流水。皆悉具足。夏热之时。城中村落人民皆舍居处。趣彼林中。各修所业。菩萨亦尔。更以余人。镇守于城。自诣林中。于高显闲静处。离欲界欲。起四无量。于夏雨四月中。游四无量心。夏热已过。天时转凉。是时人民。舍彼树林。还诣居处。各修所业。尔时菩萨。亦舍树林。还诣宫城。以怜愍故。设大法祀。修布施福业。施沙门婆罗门诸贫穷作业者及行道人。有来求者。施其饮食。衣服涂香房舍卧具象马车乘及施灯明。如是六反往彼林中。或有说者。第七反菩萨命行尽。命终生光音天。或有说者。遭世界坏。命终生光音天。是故于七雨中。名为七岁。问曰。若生梵世光音天中可尔。所以者何。是彼果是色界系故。言作帝释转轮王者。云何可尔。无量亦于欲界中受报耶。答曰。菩萨起三地无量。谓欲界地。初禅地。二禅地。受欲界地无量报。作转轮圣王帝释。受初禅地无量报。作大梵王。受第二禅地无量报。生光音天。复次欲界有无量出定入定心。受出入定心报故。作转轮圣王帝释。受无量报故。生梵世光音天中。复次欲界有无量方便。受方便报故。作转轮圣王帝释。受无量报故。生梵世光音天中。复次欲界是一切善根种子界。一切善根。乃至灭定。皆有相似法。受无量善根相似报故。作转轮圣王帝释。受无量报故。生梵世光音天中。复次受法祠祀报故。作转轮圣王。受持戒报故。作帝释。受彼林中修无量报故。生梵世光音天中。复次此经说三种福业。谓布施持戒修定福业。如彼经说。诸比丘我以三业报故。令我有大威势。三业者。谓施定戒。施者是布施福业。定者是修定福业。戒者是修戒福业。以布施福业报故。作转轮圣王。以持戒福业报故。作帝释。以修定福业报故。生梵世光音天中。佛经说有三种福业。谓布施福业。持戒福业。修定福业。云何布施福业。若以物施沙门婆罗门。乃至灯明。是名布施福业。云何持戒福业。不杀于杀。更不欲杀。不盗不淫不妄语不饮酒亦如是。是名持戒福业。云何修定福业。常以无怨无恚无害慈心。广说如上。悲喜舍心说亦如是。是名修定福业。问曰。何故色无色界善根。唯说无量。是修定福业。非余色无色界善根耶。答曰。世人以饶益为福想。一切色无色界善根。欲饶益他。无有如无量者。复次世人以福果为福想。无量能生广福果故。如偈说。

福火不能烧风不能吹坏

能浮大地水亦复不能漂

国王若盗贼虽作诸方便

终不能劫夺男子女人福

福藏最坚牢终无有亡失

问曰。如非福火。亦不能烧。何故但说福耶。答曰。非福虽不烧。烧非福果无量果。不已为火烧。不当为火烧。不今为火烧。

本文链接:第六十三卷 阿毗昙毗婆沙论

上一篇:第十三卷 阿毗达磨俱舍论

下一篇:佛说决定毗尼经全文

李罕诵地藏经

佛学文化源远流长,地藏经是大乘佛教重要经典,也是现代佛门中流传最广、修学人数最多的经典之一,经中强调地藏菩萨不可思议之大愿力。为传承发扬佛之文化惠普大“众”,大藏经语音工程创始人李罕秉持虔诚的态度,特录制地藏经念诵视频奉献于世人。

李罕视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