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新闻

情僧苏曼殊

时间:2019-11-15 09:12:42 | 编辑:

清末民初,名振一时的天才诗人、小说家、散文家和翻译家苏曼殊,竟是一个和尚。他精通梵语、西班牙语、英语和日语。他的绘画也很有名。他的画清静淡雅。不袭前古,不随流俗,在当时就声腾中外了。不过,他从不轻易作画。他不高兴时,任何人请他画,他也不肯着笔;但是,只要他答应给别人作画,必然是一诺千金。

一九○五年春,他在西湖给同学陈独秀作画之后,接着江苏的赵伯先又来求画,他同赵交情极深,对作画之类的要求,自是不会拒绝。然而当时他正准备要去日本,并没有马上为赵伯先作画。谁知他们就此一别,竟然成了诀别。黄花岗起义失败的消息传来后,作为一个革命党人的赵伯先深感痛心,竟然呕血而死。苏曼殊得知噩耗,哀痛万分,作《荒城饮马图》一帧,托朋友焚化在赵伯先墓前,以示悼念。从此以后,他不再作画,以谢死友。这种重诺重信的精神,真可以与春秋时延陵季子的墓门挂剑相媲美。

\

曼殊的诗写得很好,不知令多少人倾倒。因为在这一首首美丽的诗后面,有着一个个美丽动人的故事

曼殊出家时,有位女子对他非常痴情,愿意以身相许,苏曼殊在诗中记载了这件事:

乌舍凌波肌似雪,亲持红叶索题诗。

还君一钵无情泪,恨不相逢未剃时。

据曼殊自注,“梵土相传,神女乌舍监守天阍,侍宴诸神”,可见他回绝的是一位美丽而多情的女子的爱情。因为他已许身佛门,不再属于多情世界了。

苏曼殊在日本时也有同样的遭遇,其《东居杂诗》云:

\

异国名香莫浪偷,窥帘一笑意偏幽。

明珠欲赠还惆怅,来岁双星怕引愁。

这位女子对自己再有意,曼殊也不敢随便作出响应。如果现在赠送她定情礼物,来年天各一方时,彼此望着牛女双星牵愁引恨,岂非罪过?曼殊早年写过“不向情田种爱根”的绝情诗,其《寄调筝人》也表达了同样的意趣:

禅心一任蛾眉妒,佛说原来怨是亲。

雨笠烟蓑归去也,与人无爱亦无嗔。

曼殊一心向佛,情愿忍受多情女的怨恨。诗意谓带着雨笠披着烟蓑,归向那一片迷茫的烟雨,心湖早已平静无波,与人无所爱恋,也不会发生嗔恨了。

“忏尽情禅空色相”的苏曼殊,当选择了宁静作为生命的栖泊地时,心湖便不再有什么大波大浪了。

本文链接:情僧苏曼殊

上一篇:情人!到底是什么人?

下一篇:情关难过,欲界难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