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新闻

悟心

时间:2019-11-15 09:09:08 | 编辑:

云莱山下,日光照在河上,闪射出如网一般的金光。忽然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打破了寂静。原来是位年轻的僧人,年约十七八,相貌俊雅,身材高挑,但两道剑眉却微微皱着。似有心事。

他用青竹扁担挑着两个大木桶走到河边,宛若机械般放下水桶。提了满满两大桶水后,他串上扁担,挑在肩上,步履沉缓地一步步走上山去。

山径两旁的树林中,百鸟宛鸣。有几只小鸟停在山径旁的树上,小眼睛滴溜溜地望着他,似乎在问他为何皱眉。只见他神情凝重,眼神定于一处,连扁担上的重负使他的右肩被压凹了也不曾察觉。只是机械地步步向前。

远处绿树的重重叠叠中露出了红瓦黄墙的一角,隐隐传来悠扬的钟声。天彦一路不换肩地将水挑上山,一时脚下不留神踏了个空。随即他重重地向前踏了一步稳住了身形,桶中的水却溅出了不少。他却仍未觉察继续前行,终于,寺门在眼前了,门匾上是“雪清禅寺”四个白地黑字的大字。

他将水倒入缸中后,发现八大缸水已挑满,便又到柴房去劈柴。又复如此劈了一大堆柴,连手磨出血也不曾察觉。他放下柴刀,看了看劈好的柴,拔步回僧房去了。

与他住同一僧寮的僧人也陆续回到寮中,有的看径,有的打坐,有的在小憩。天彦走到自己的僧榻前坐下,这时师兄天觉见他神色有异,便上前笑问道:“天彦,怎么如机关木人一般?”但天彦却呆呆的,似乎不曾听到。天觉怕他有事,于是轻轻摇了摇他,不摇则已,一摇如同触动了机关一般,天彦忽然一拳击向他的面门。

天觉一惊,正想闪开,但拳到中途又停住了,天觉呼了口气,笑道:“天彦,你到底怎么了?今天这么如此问讯?”天彦此时方回过神来,他看见自己停在半空的拳头,听清天觉所言后,便合十致歉。天觉笑了笑道:“没事、没事,不过你怎么神色异于常日呢?”天彦不好意思地笑笑道:“这是因为……,我昨夜想到自己进山以来,已经两年了,当初悟心初现,见世俗的一切都是尘埃,因而出家修行,怎知两年除了看见自己的贪嗔痴之外,一无所得,心中甚为不安,因此细细回想这两年的生活,想找出一点原因,谁知怎样也无法找出。忽而想到六祖大师开悟的那一句‘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所以今早便依言而行,使心住于无所住之处,不想无意中出拳相向惊动了师兄,得罪了。”语罢,再次合十致歉。

\

天觉听罢,微微一笑:“没关系,不过那一拳可真快,你是否会武啊?怎么进山两年都没见你显过身手呢?”

“我未进山时,曾跟家严学过十年武艺,因出家人不宜习武,故而不敢显露。”天彦答道。

“原来如此,对了,刚才你修那法门可有所得?”天觉问道。

“起先,只是强压心念,不敢起心动念,后来觉得心中一片清明、自在,一切都浑然忘却。”天彦答道。

天觉听后一笑,说:“天彦,你走歪路了。”

天彦一听便问:“怎么……”天觉拍拍他的肩膀,严肃地说道:“师弟,须知修行须持正念,你如此修去,如枯木寒岩一般,最终会落入无记之中而自以为有得,这是十分不善巧的。”

“那我应如何去修呢?”天彦追问道。“你刚才说发现自己的贪嗔痴了?”天觉反问道。

“是的。”天彦面有惭色地答道。

“这可是好事啊。”天觉笑道。

“为什么?”天彦满脸疑惑。

“你想想,出家之前你有没有发现自己的贪嗔痴,此时又为何能发现呢?那不是因为你出家前心中没有贪嗔痴,而是没能觉察,如今你能觉察,这就表明你的定慧之力已有所增进了。”

“真的?”天彦惊喜地问道。

“出家人怎会打诳语?不过你可曾听过赵州禅师所说:‘平常心是道’呢?于此语中不可不慎,佛性充满一切法界,修行本无多事,不过是在行走时参究行走,站立时参究站立,睡觉时参究睡觉,参禅时参究参禅,于一切事中参究一切事罢了,如此如此便能直探禅河根源,使此心与佛心相契,时节因缘一到,便可见性成佛,像你今日一般行不知行,坐不知坐,岂不是使自性蒙尘,那你自家的大圆镜又岂能放出光明呢?须知要让一切大法从自家胸中留出,与我铺天盖地去!此中之真意,你可会得?”天彦眼中流出两行清泪,双眼凝视天觉,缓缓地说:“我之觉受,师兄是否亦曾有过?”天觉微微一笑:“我也是从别人屋檐下走出来的,你之觉受,我自然有过。”望着天觉的笑颜,天彦觉得自家胸怀被忽然剖开,心中豁亮起来,回想起这两年的生活相处中,天觉的行止的确是无一丝挂碍,不觉热泪盈眶,拜倒在地。天觉见他行此大礼,急忙闪开将他扶起,笑道:“师弟,你这是为何嘛?”“师兄,今日听您一席话,令我心中猛醒,请受我一拜!”语罢,又朝他一拜。天觉无奈,只好受了。在扶他起来时,忽然发现手中有血,他擦了擦手,自己并没有流血。他抓起天彦的手一看,不看好好,一看,心中一紧。他不由地皱了皱眉头,只见天彦的手掌擦损无数,血迹斑斑。天觉心痛地说:“你怎么把手伤成这样!”天彦抽回双手看了看,笑笑说:“只不过蹭破了点皮,不碍事的。”“还不碍事,有几处已见肉了,快包扎一下。”边说边从衣服上,扯下布条为他包扎。只见天觉手法娴熟,不一会就包扎停当了。

“多谢师兄。”天彦一边道谢,心中一边对师兄包扎伤口的熟练微微有点奇怪。“客气什么。”天觉笑了笑。天彦仔细看了看师兄的双手,只见天觉的双手伤痕累累,而且磨起了老茧,心中不由地对这位师兄又平添了几分敬意。

此后,天彦比以往更勤于修行,聚精会神地去做每一件事,当下参究那件事,渐渐地他感到心如明镜,越来越亮。半年后的一天,夜参之后,他独自回僧寮,在下台阶时只顾凝神关注自心,却不慎一脚踏空。在他跌倒的一刹那,他感到身心俱空,只有一性灵明独在,“是它了!我苦苦追寻,它竟然就在眼前!”天彦跌倒在地,随即一跃而起,“找到了,我终于找到了,原来在此,哈哈哈哈!”他抑制不住心中涌起的喜悦,大笑起来。他的笑声将僧众们都引了过来,天觉也在其中,见他如此,知他已悟。一丝欢喜的微笑浮现在天觉脸庞,他合十道:“果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恭喜天彦师弟了。”

次日,主持大师将天彦叫到方丈,问他所悟,天彦应机对答如流。主持最后笑着为他印可。

当天彦步出方丈时,阳光和煦地照着大地,一丝微笑飞扬上了天彦的脸庞,山河大地原来是如此亲切……

\

本文链接:悟心

上一篇:李炳南:逆境、灾难、轮回的解救法

下一篇:李煜与佛教(图文)

相关文章